中壢真理堂聰泳家族

關於部落格
基督教中壢真理堂聰泳家族blog
讓我們共同創造一個卓越的人生




















  • 9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林哥的話

二、請大組長及小組長一定要輔導開拓同工中,尚未達到「認領 門徒」數額者(5/15未出席青崇或尚未報名教會課輔K書中心者), 一定要找出原因及解決之道,即刻改善!盼望在五月中生命挑戰營 之前能達到104位得勝者門徒及46位關係網門徒的目標!加油!! 三、讓我們彼此勸勉: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 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 讓我們一同朝向「生養眾多、遍滿全地、治理這地!」目標邁進! 林哥/楊姊 節錄一封關于搶救貧窮聯電鴻海加入:
搶救貧童 聯電鴻海加入 江昭青/台北報導 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在埔里地區推動「博幼」課輔,搶救貧童,三年來有上千名孩子受惠,受其精神感召,聯電、鴻海等知名企業亦陸續投入免費為貧困學生課輔。這項由民間發起的行動,可望開枝散葉。 其中聯電在新竹、台南已收了近兩百位學生,鴻海則評估在北縣跟進。 李家同在埔里地區投入的「博幼」課輔工作雖然低調,但聯電科技文教基金會卻早有耳聞,一直想捐款給博幼基金會。但李家同更希望聯電能「在地課輔」,可幫助更多地方的貧童,基金會願提供開班經驗與協助。 博幼基金會執行長周淑禎說,聯電在去年三月由一位管理部主管率領,到埔里課輔教學現場參觀,並認真規畫。她說,高科技業者做事果然有效率,經評估、開會各項流程,隨即找到新竹教育大學合作,提供相關師資與課程規畫,在新竹國小、西門國小等共收了近百位弱勢家庭學生,開起課輔班。 由於聯電南科也有廠房,因此也已在台南與安順、長安、新光等小學合作開辦課輔班,一樣收了近百位學生。 一位負責「聯電課輔班」,但不願公開姓名的聯電副理級主管說,聯電的課輔班學生上課後成績也很有進步,以前許多學生程度都落後原本就讀年級的二到四學年,如今都慢慢趕上。 聯電也希望同仁也能投入課輔教學,例如現在就有一對聯電員工下班後去當課輔教師,把時間奉獻給需要的人。 去年底曾公開表示今後要把許多錢都投注在公益事項的鴻海,也已向博幼基金會表達想協助。李家同一樣建議,希望他們在工廠所在地之一的北縣就近開辦;基金會表示,許多企業都已表示願意投入課輔班,未來台灣更多角落會有更多貧童受益。 真愛奇蹟不再遙遠 搶救貧童課業李家同上山點燈 江昭青/專題報導 孩子不應該被放棄!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率領一群熱心人深入南投縣埔里與信義鄉,為窮孩子課業輔導。短短三年,受惠學生人數竟已突破千人,不少人成績更從落後變成第一。讓貧童「用知識把幸福帶回家」,也許不再遙遠。 下午三點四十分,埔里某國小熱鬧放學,女社工珮菱準時到五年級教室門口等著。不久,小個頭男生「阿新」(化名)踱到跟前。就像「母雞帶小雞」,珮菱在落日餘暉中用機車載著阿新,伴著另一位騎腳踏車的小男生阿華(化名),朝下一處上課地點前行。這一趟是她每天例行的事,卻也是帶領阿新、阿華生命轉向的路途。 南投受惠學子 三年破千人 阿新在校人稱「董事長」,愛扮老大,有時還偷竊,時常進出警局。家住墓園旁的他是低收入戶,父親已逝世,主要撫育者是非親生的阿公阿嬤,上頭還有個多病老阿祖,媽媽則有精神疾病、健康不佳,放學後根本沒人管。珮菱「接管」阿新後,天天自放學後把他拎到課輔班上課到晚上九點多,再護送回家。最近,阿新沒再上過警局,甚至背了不少英文單字。 偶爾,倔倔的阿新還會說些「心事」。一次他感冒,珮菱請媽媽帶去看醫生,阿新卻惱怒地說:「她騙我的,她不會帶我去看病。」聽得人心酸。 二○○三年正式成立的博幼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主旨是幫助貧困學童挽救課業。董事長李家同找來一群志同道合的南投人低調投入,如今光是埔里鎮,受惠學生有近三百人,信義鄉近七百人,最近將突破千人。 「博幼」在埔里鎮租下四棟透天樓房,隔成多間教室,每天晚上六點到九點,免費幫貧困學童課業輔導。遠至信義鄉各原住民部落,如今每到晚間也一一點起「學習的燈火」,由培訓過的部落媽媽教學生功課。 不止課輔 還要去改變人生 「這裡的孩子差不多都和阿新一樣,家庭有問題,也都窮困。」有的沒父母,有的沒書桌,基金會執行長周淑楨說,不但要教孩子念書,而且要「念出效果」,才能改變他們的人生。 第一步是先把孩子找來。基金會鎖定小三到國三學生,逐一拜訪中小學校長說明理念,請校方「推薦」。檢定程度、定期評量則是重點;以數學、英語、國語為課輔主要科目,參加者須做英、數程度檢定,針對不同程度補課。檢定方式及之上課用英數教材則由李家同參與編寫。 課輔採績效化管理,每位孩子的背景、家人健康情形,甚至房貸欠多少都各有檔案,上課輔前的各科成績也建檔,以與上課輔後的表現相較。還規定孩子閱讀,並提供如「蒼蠅逃脫的秘訣,先跳再飛」等科學趣味知識,開拓學生視野。 所有師資借重鄰近的暨南大學學生,授課時薪約一百廿元。教學方式恩威並濟,蹺課者必以緊迫盯人方式押人回教室。學生不服,課輔督導會反問:「你難道有別的路可走?」全勤者還可參加校外教學,日前就包了兩部遊覽車帶孩子到彰化王功海濱玩。就這樣,學生每天出席率竟維持在九五%左右。 環境雖艱困 老師無怨無悔 努力終有收穫。周淑禎說,若把班上成績分為四等份,剛開班時五九.六%的孩子成績都落在「丁」等,如今四○%左右的孩子都在「乙」等以上,其中更有多人最近月考躍至前三名,去年還有數人考上當地第一志願「暨大附中」。 由於學生人數增多,上課用的房子無法合乎消防規定,目前只得另覓地自建教室,需要募款因應。然而學生生病無健保卡、家長沒錢燒炭自殺,基金會仍無怨無悔給予幫助。 埔里初夏的晚間悠閒,「博幼班」數百位學生則在教室內緊抓著改變前途的契機。 「星期怎麼說?」「week」「對,那去年呢?」「before」「不對…」小男生搔著頭想答案,大學生老師不管孩子聰不聰明,一遍遍要他反覆背誦。小男生拿著的考卷錯了四分之三、紅筆劃滿一片,但他卻對記者說:「最喜歡英文、多背就會了。」臉上有害羞的笑意和光彩。 用愛支撐最簡單的學習夢 另一個場景略帶江湖味。「老師你教我念!」小玲(化名)以大姐頭氣勢問英文;其實她父母離異,由阿媽幫人剪檳榔扶養她,手臂上自殘的刀痕則說明了她不穩定的情緒。小文(化名)若無其事地說起被家人丟進洗衣機處罰、小強(化名)則說媽媽剛被老爸痛揍。老師強做鎮定,繼續上課。 還好他們仍可以一起讀書。在這裡,沒有誰能看不起誰,沒有誰會被拋棄,彼此只有一個相同的、「被愛」的標籤,支撐著簡單不過的學習夢。 李家同:脫離貧困循環 教育帶來希望 江昭青/專訪 「窮困孩子的唯一希望,來自教育。」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坐在研究室,專注聽著貧困學童求學故事,更堅定了他搶救貧童課業的目標。他說,很難揮動一個魔杖,讓全國窮人都脫離貧困,但只要採取一些行動,窮人的下一代就不致落入永遠的貧困循環中。 當部分企業家願捐錢回饋社會而找上李家同時,因在暨大教書,他建議從搶救南投地區貧童的課業著手,成立博幼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李家同說,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窮孩子若沒有受到良好教育,長大一定沒競爭力,他們的父母已是弱勢團體,他們將來就繼續成為弱勢團體,成了永久貧窮的族群。 更可能的是,這些孩子變成社會不安定的因子,從事犯罪活動,結果整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李家同說:「這是政府不能忽視的事。」 李家同說,當教育部規定小學都要學英語時,讓長期教導弱勢學生英語的他,更感問題迫切;因為很多有錢家庭早就讓孩子補英語,小學學英語政策使得這些家庭更積極,沒錢的孩子差距將因此拉大。他認為,英語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難學科目,但要有人督促去背,數學則須多練習,這些科目都會因補習而有效果,經濟不好的家庭卻沒有這種條件。 既然要學,就不能馬虎。李家同認為,「太不快樂」的學習雖非好事,但「太快樂的學習」卻可能沒效果。他說,十幾歲的小鬼都愛玩,讀書若都任由他去不可能進步,久了小孩也失去興趣;因此基金會老師須重視學習成果,當學生覺得考試有進步,才會有成就感,也才能持久。 所以,當聽聞部落裡只能以培訓過的部落媽媽教學生功課,他還是不太滿意,認為學習效果可能受限。李家同不死心地問:「真沒辦法找大學生天天上山去?」 但貧困孩子的問題實在太多了。李家同說,整個社會都病了,孩子更身處在一個錯亂的時空,有阿媽會因沒錢殺死孫子、有孩子面對母親死亡不會哭泣,在這種情形下,還想談什麼「生命教育」?當人連最基本的生存都出問題,再堂皇的道理都顯得遙遠空泛。 李家同說,他不要單個基金會獨自壯大,那只會增加官僚氣,而期待有心之士在各角落幫助貧困學童。一向被外界認為理想性極高的李家同,早已捲起袖子走進教育最黑暗的角落,努力將孩子從貧困的泥沼中,拉到學習殿堂。 不讓學生因課業問題被放棄 自辦課輔 信義國中零中輟 江昭青/南投報導 南投縣信義鄉信義國中,全校只有一五一位學生,校長全正文不相信原住民部落的教育就該輸在起跑點上,兩年多來,拜託全校老師下班後都留下來為學生複習功課;而近三年來,該校也無中輟生。 全國弱勢家庭中,原住民部落家庭佔了不少比例,許多部落學童不是隔代教養,就是父母工作不穩定,更談不上好好讀書。南投縣信義鄉信義國中的許多孩子,原本也如此。 如今卻有了改變。博幼基金會三年前曾赴信義國中拜訪,校長全正文當時剛上任,他非常認同此理念,但建議調整做法。他表示,基金會原希望先教導部落媽媽功課,再由媽媽們教導學生念書,但國中課程比較難,加上青少年的孩子不會那麼聽父母的話,所以乾脆學校「自己辦」。 全正文說,該校學生以前放學後,不少人不是在家看電視,就是出去閒逛,沒人管他們念書。他逐一與老師們溝通,請老師在放學後的下午四點半留至八點,幫學生複習功課。他說,因為要付給老師一點「上課費」,因此每人每月要收五百元,但會附晚餐,對該校學生負擔並非太大。 全正文也要求,學生上完課輔後,家長一定要來接,以表示負責。至今,全校約有一二○人在上課輔班,家長們則以輪流方式,每天固定來接同村的學生下課。據悉,信義國中學生先前去考國中基本學力測驗,平均成績約七十多分,去年因課輔有成,進步到平均九十七分,今年評估必定超過一百分。雖較北市學生平均兩百分還差了一大截,但已激勵了師生。 要讀書當然不能蹺課。鄉公所人員說,三年以前,街上常可見信義國中的學生趴趴走,如今卻都留在學校念書。全正文說,只要發現學生沒來上課,第二天一定出馬去找,因他是土生土長的在地人,深知學生會去那裡,多半能「押人」回校。 全正文用博感情的方式和逃課學生談。學生說不想上課、聽不懂,全正文就回說:「那題不懂,我教你。」學生沒輒,只好跟著走。全正文只是希望,部落學生,不要再因課業問題被放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