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壢真理堂聰泳家族

關於部落格
基督教中壢真理堂聰泳家族blog
讓我們共同創造一個卓越的人生




















  • 9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的見證

因為平常我喜歡睡覺的姿勢就是正躺著偏偏一顆小腫瘤就奪走了我最愛的習慣而他令我整夜難眠。心裡也怪緊張,不停出現負面的想法會不會是癌細胞,會不會有其他的地方也出現腫瘤。心裡總是想些負面的思想…隔天後去上班就和我的老闆請假到聖保祿醫院報到,醫生說這個要切除,於是和我預約時間。我並沒有訝異,因為我心裡想趕快割掉,讓我心中的大石能趕快卸下。 平常我最得意的事就是我身體健康平常生龍活虎,每年定時做健康檢查,檢查報告書都是一片綠油油只有一項紅字:就是體脂肪過高。沒想到淪落我還要上手術檯。 感謝主,手術一切順利且小小腫瘤化驗結果是良性的。事情還沒結束呢~~~ 事隔幾個月後就在8/3上上個禮拜五,我下背部怎麼突然又出現一顆腫瘤,萬萬沒想到長在年初時同樣的地方。怎麼會這樣(心中吶喊著)! 這件是真的讓我無法接受,而且這次更嚴重連走路都無法正常的走,會痛因為那個肉瘤會拉著其他的皮肉所以感覺非常不舒服,其他的症狀就如年初感受是一樣。 但星期五晚上心中想著星期一要去掛號,再來個切除手術吧,可是還是會害怕會不會他是活的癌細胞這次切了會不會下次還是長出來,莫名的不好感受又出現,又難睡、還是星期六掛急診,可是星期六一早籃球隊要訓練、中午小組聚會、下午到晚上都有小羊參加崇拜,星期六日都不行,我沒時間看病,就交給主,我相信主會為我負責的。 我就按手在下背部的地方禱告,把我的疼痛交給神,把我的不安也卸給他,而且宣告神你一定會醫治我的疾病,禱告後我就睡覺。隔天起來習慣性摸著下背部還是一顆肉瘤在身上,不管它趕緊換裝到新街國小報到,一天的服事主開始。 一天從早籃球隊、中午11點的小組聚會、兩點的午崇、六點的晚崇一直深夜,到家後準備盥洗時,再次摸我的下背部腫瘤發現怎麼濕濕的,流血呢~~趕緊拿衛生紙擦拭一張,發覺不夠全都是血,連續抽取了好幾張擦拭,臉上我露出笑容衛生紙沾滿了開心的血,因為我知道神醫治了我的身體,祂讓我的腫瘤消失,就這樣我連擦藥都沒有一直到現在我背部的小小肉瘤就消失了,現在我可以正常入眠了感謝主。 喬瑟夫
參加晨禱對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戰,雖然說我剛開始也是熱情滿滿,在寒假中開始參與晨禱,延至下學期開學後繼續加入清晨K書的行列,清晨K書讓我有充裕的時間溫習昨日的課程. 那時我很穩定參加清晨K書的行列,K書的果效非常明顯,無論是平時測驗或期中考試,成績分數都讓我很不可思議,但是時間是嚴格的檢視者,我開始怠惰下來,因為是住宿的關係室友彼此生活作息不太一樣,大部分都是夜貓子,大家在一起不知不覺,時間久過了零晨2.3點,聰泳哥打來的MORNING CALL,我變成自然反應的接起電話回應一兩句又倒頭就睡完全不知自己有接過電話,或是自己到了六點半才起床,卻又覺得就算到了教會後僅剩一點時間,就是如此找了許多藉口,我參與晨禱的次數變的越來越少,甚至沒消沒息到最後就沒有在去了. 期中考之後因我沒有在參加清晨K書,我對時間也沒有很好運用及管理,甚至我也忽略了平時對課業的準備,到了學期末的考試,因為排考時間全部擠在一起,七八門的科目要在三天之內考完,我只能很痛苦的熬夜猛啃書,還一直抱怨學校排考時間安排不妥當,後來期末考的成績很不理想,因期末考的成績不好也影響整學期的成績,直到最近透過靈命日糧,知道約拿的故事,我們經歷苦難,讓我們學功課,也透過我們軟弱看見上帝大能,讓我重新省思對想要做事情的態度,為什麼總是無法從一而終,由從深刻痛楚學到功課. 嘉政
大綱: • 禁食禱告得勝的經歷 -領受Rhema,戰勝情慾。 • 同心禱告帶來小組的突破 -小組長突破後,帶動小組員生命改變的實例。 • 人生方向逐漸明朗化 -清楚目標,為主過癲狂基督徒生活。 • 傳福音帶門徒最大的好處最終是給自己的 -透過帶門徒,使自己生命成熟,進而發現並實踐上帝在我身上的人生目標。 一、 禁食禱告得勝的經歷 曾經聽過林哥提到過鄺健雄牧師在和他的G12聚集時,第一件事就是問他的弟兄們,最近在情慾的問題上有沒有陷入誘惑試探。我聽到時就覺得這真是很有智慧的領導者所要做的。確實弟兄們在這方面都有困擾,知道它是不對的,卻又沒有辦法有效地擺脫它。但這種事情又不是像吃飯喝水般可以那麼透明地分享出來。而當我正式被按立為小組長之後,我就決定要好好面對我這問題。雖然好幾年來我已經可以成功自制不去看色情的東西。但是從小到大所接觸的,都囤積在我大腦的資料庫中,在我一鬆懈下來時,那些不潔的意念、圖像就會不經意地飄出來,這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所以大約一個多月前開始決心禱告根除它。我禱告時,上帝感動我要去看撒母耳記下十二章,大衛王和拔示巴通姦的那一段故事。當我看到大衛王知道他們犯罪所生的孩子將死的警訊,就不吃不喝禁食禱告,盼望上帝網開一面,饒過這無辜的孩子。直到第七日,從臣僕口中得知孩子已死的惡耗,他反而起來梳洗吃喝。不過我看到的不是這個戲劇性的結果,而是"第七日"這三個字,這代表他禁食六天!我跟上帝禱告說,不會吧,你真要我禁食六天嗎?大衛王他~他~他六天是躺在地上度過的欸!我~我還要上班,晚上要聚會服事,六天會出人命的。但我向上帝求,目前我的信心還沒這麼大,我就先從三天挑戰起。 2007年6月30日那天,也就是第四天早上,靈命日糧剛好就提到詩篇五十一篇: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上帝在對我說,我要除掉你內心的污穢。 有了這個得勝的經歷,我把它分享出來,很自然就讓弟兄恒裕有了共鳴,就主動提出自己在這方面也有跌倒之處。我便很有自信告訴他說,去禁食禱告,餓死你的惡習。 二、 同心禱告帶來小組的突破 有了禱告得勝的基礎,這激發了我多年來,軟弱無力的基督徒生活,那種所缺乏的信心,使我極為看重禱告的重要性,打從心底的相信。而很長一段時間,小組中小組員狀況層出不窮,帶到我也沒什麼信心,迫使我必須改變我的帶法,就是更多更多的禱告。每天中午和恆裕為小組禱告,禱告到第二週時,晨禱想到一位小羊,花了很多時間幫助他建立晨禱的習慣,還要去他家門口等他,但一沒有聯絡就爬不起來,想到這心中就有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氣和難過,把輔導的愛心踐踏在地。嘆氣搖頭後把眼鏡要放在身後的椅子時,突然撇見另一位從來都叫不起來的青少年,居然出現在晨禱現場,並且現在也持續來參加晨禱中。還有上週五的晨禱一到主堂內坐下時,看到前一排的青少年居然是美玲姊那裡轉介過來還沒有很久的小組員,再看到他身旁居然是他的爸爸。因為整個小組還在整頓中,所以其實我根本對他的跟進還使不上力。因此他能主動來晨禱我已經很感謝主了,而他未信的爸爸居然會願意載他一同來晨禱更是我想像不到的。這一方面表示美玲姊之前跟進的部份讓家長很放心,另一方面透過禱告也看到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發生。 週日兒童崇拜完時,聽到賀清的媽媽分享在家裡看到他的改變,媽媽覺得有些哭笑不得。過去賀清在兒崇裡面根本坐不住,總是心不在焉,我心裡想這個孩子還能撐多久,會不會嘣一下又離開教會,我所付出的又煙消雲散了。但媽媽說到他其實有把兒崇所倡導的品格價值觀聽進去,所以看到妹妹不聽話而媽媽沒有嚴格管教時,賀清還會對媽媽說:你不好好敎妹妹,會把她寵壞的。我和恆裕聽了也覺得好笑卻是很感恩,又再次地看見禱告帶來小羊生命的改變。 三、 人生方向逐漸明朗化 但是仍然有一個疑問,單憑透過禱告就可以長久戰勝情慾嗎?恒裕在禁食禱告後仍然會再陷入試探中,我自己過去也是有相同的經驗,似乎是無法根治,我們都會發出這樣的疑問。以前第一次去台北真理堂參加崇拜時,他們發給新朋友一份刊物中,就有一位區牧分享他戰勝情慾的見證。他也提到當忙碌於教會服事時,哪還有時間陷入試探中?可是我的經驗告訴我,外在的生活再怎麼忙也是有空檔的時間啊,一空下來,往往試探就來了。我們知道要過聖潔生活,但行出來卻由不得我們。我發現除了禱告之外,還有一大重點就是人生目標要能夠確立。為什麼這麼說呢?當人內心有清楚目標時,會產生很大的熱忱,這不只使你有忙碌的外在生活,更使你有忙碌的內在思想。心思是最大的戰場,內在思想可以隨時不停忙碌的想著天上的事,就不用害怕會落入試探當中,就算快要陷入,也能為著崇高的夢想而輕易撇下其他誘惑的。你會覺得其他的事都算是小事,沒甚麼好計較的,沒甚麼好抱怨的。還有什麼人不能饒恕,還有什麼短暫之樂是值得追求的呢? 我在前面提到的禱告突破前,有一次起床方言禱告時,突然想到嘉衛為什麼會去念中原工業工程系,他數理能力很不錯的不是嗎?應該去念電子資訊類科系才對吧!所以我自己想到合理的解釋是父母或小組長有給他建議,要在教會更深的服事,所以選那種不會太忙的科系,以免根本很難專心服事,而且管理科系對教會也有助益。而轉念之間,我想到我自己從最早到現在所帶的兩位青少年,他們的個性適合未來從事哪一個領域,我現在就可以為他們祝福,讓他們可以早日確立人生目標。但又馬上轉念之間,突然看到我小學時所做的性向測驗,分數統計出來的結果竟告訴我說:我適合從事社會服務類。我當時對這個結果是很嗤之以鼻的,我爸爸灌輸我的想法,將來不是做科學家就是工程師,我自己也認為社會服務的工作似乎是女人家的工作。我一想到我現在正投入青少年關懷事工,不就是在做社會服務嗎?搞了半天,我又走回這條路,I’m home, my Lord!第一次方言禱告禱告到笑出來。 四、 傳福音帶門徒最大的好處最終是給自己的 這一次方言禱告後看到的圖像使我開始考慮,我未來是否要去從事社工的工作。剛好教會承接社會局委辦的Happy Camp,所以我根本不考慮我會分到多小的孩子,不管他是否能馬上成為有效門徒人數。這是上帝給的機會,我就毫不考慮請假去參加。但第一天真的碰上這群小孩子時,很多事在宣佈時他們根本沒聽進去,玩遊戲過程中還常常問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回家,明天要玩什麼,等讓我快昏倒的問題。我看看這群孩子,再看看身旁來去穿梭,穿著社工人員背心的老師的身影,我就覺得我真的可能去做社工人員嗎?我真的有這麼大的耐心和愛心嗎?我好像有後悔的感覺了。但是第二天有機會學習去門訓一名孩子,雖然他很不耐煩,但我標準沒有像在教會那麼高,只是要他知道自己的行為就是不合群,甚至對他說,你不認同我就陪你一起不吃午餐,最後他在有一點不甘願情況 下認錯。但隔天一早集合看到我時,他還是很開心的和我打招呼,而其他的孩子也是和我有很好的關係,這使我三天來的辛勞一掃而空,覺得這次營會我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大學和研究所時期,我已經習慣在個人世界中,想事情並解決事情,是一個"做事"的人。但之前聽林哥說到,你在教會中一定要對人有興趣。我聽到後我常常問自己我真的對服事人有興趣嗎?林哥的願景真的是我的願景嗎?我在這間教會能待多久呢?但在當小組長後,並經歷過這一次Happy Camp後,我在面對人上的許多恐懼就不復在了,我的服事經歷便也躍上一個新的層次。這對於我未來數十年要過有意義的人生是不是有絕對的好處呢! 努袋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